2350321.jpg

  

【聯合報╱鍾金英】 

我很堅強,不太為悲傷或難過的事落淚,總覺得與其浪費時間哭泣,不如提振精神去面對,想出解決的辦法。

 

可當我看見「大象流淚」,卻莫名的淚流不止。

 

鐵鉤敲打象頭 遊客急忙制止 

那隻大象與我素昧平生,是我今年四月底到尼泊爾自助旅遊,在奇旺國家公園(Chitwan National Park)騎大象時認識的。牠在大象群中,個子算是小的,由一位年約三十歲的象夫照顧駕馭。 

 

二十九日下午,我們原定的行程就是騎大象穿越熱帶雨林,觀察林間的野生動物,再渡過拉布底里河(Rapti River)返回住宿區,整個過程約三小時。

 

 

當天我和大容、錦尊、桂枝同組,看到個頭不大的大象,要背負五個人行走三小時,我已心生不忍,立刻將手上的芭蕉給大象吃。 

 

走了一段路後,進入熱帶雨林,在林中迂迴穿梭,也許是大象累了,步伐稍緩,象夫即拿著預備的鐵鉤敲打象頭,牠破皮滲血,看在眼裡,真替牠難過,我和錦尊趕緊制止,不准象夫如此虐待大象。 

 

沿途只要象夫舉起鐵鉤,錦尊都馬上勸誡:「No……」還加上一連串的華語,叫象夫要疼惜大象,雖然語言不通,不過象夫也知道我們不同意他敲打大象。 

 

我不時的摸摸牠、拍拍牠、鼓勵牠:「加油!」並告訴牠,我知道牠的辛勞。

 

走出雨林正要渡河 擔心鱷魚攻擊大象

 

熱帶雨林的自然生態維持得不錯,老樹新枝鬱鬱蔥蔥,我們看到野豬、野鹿於森林裡奔跑躲藏、覓食,聽到各類的蟲鳴鳥叫。森林裡,路途時而平坦、時而顛簸,大象一定非常辛苦,累得走不動了,象夫不敢在我們面前敲牠,改用雙腳用力的踢大象的耳後根,錦尊又一再耳提面命:「要對大象好一點,不可有暴力行為。」

 

大容、桂枝也對象夫說:「你不要打牠,應該要用其他方式替牠打氣。」

 

我則告訴象夫:「等一會兒我會給你小費,請你善待大象。」並一路鼓勵大象:「謝謝你,快到了,再努力一些。」

 

好不容易走出熱帶雨林,要渡過拉布底里河時,我們看到河邊有一隻約二、三公尺長的鱷魚。

 

我不禁替大象擔心,河裡的鱷魚會不會攻擊大象?

 

我眼觀四面耳聽八方、心裡默默的向諸神祈禱:「菩薩呀!請保佑大象安全。鱷魚呀!你千萬不要傷害大象,牠可是刻苦耐勞又善良的動物。」

 

還好,大象過河時雖談不上水花四濺,但是象腳涉水時激起的水波力道,也足以驚起四周飛鳥。也許,鱷魚看到如此龐然大物,也會心生畏懼,退避三舍吧。

 

眼看著鱷魚悄悄的躲進草叢,大象四平八穩安然過了河。

 

捨不得牠勞累 盼牠轉世為人

 

回到旅館,我們踏著約三公尺高的台架從大象身上下來,四個人送給大象二百元盧比作為犒賞,大象用牠的鼻子捲起盧比轉交給象夫,我們特別交代:「要好好照顧大象,別老是打牠。」

 

我又輕輕的拍拍大象的臉:「謝謝你喲!你今天好辛苦哦!」

 

突然,我發現大象的眼睛一直看著我,那眼神好熟悉,好像前生我們是親人或是好友,又或者牠在跟我說:「謝謝你體恤我,我知道你愛護我。」

 

我們對看了一會兒,大象的右眼汩汩冒出了……眼淚。大象會哭!

 

我說:「啊,我們都很捨不得你這麼勞累,希望以後你會過得清閒、輕鬆一些,我更希望你以後轉世為人,不要再做辛苦的大象了。」

 

話才說完,大象的眼淚又連串的流出來,我感傷飆淚。大容、桂枝也看到大象流淚,同樣是萬分不捨。我只能靠近大象的臉龐叫牠:「別哭!別哭!我們疼惜你,以後主人也會疼你的。」

 

可是,那大象還是不斷流淚……

 

周圍的人看了,都驚奇萬分,尼泊爾奇旺國家公園的大象,怎麼會聽得懂華語呢?牠是如何感受一個陌生人對牠的心疼?牠會不會是因為即將離別而感傷呢?

 

揮別了尼泊爾,大象的眼淚,仍然縈繞心頭,教我牽掛。

【 2009/06/29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 

Ja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